大庆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纨绔邪皇 三八四章 郭嘉寇准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54:04 编辑:笔名

纨绔邪皇 三八四章 郭嘉寇准

四月十三的清晨,武阳郡的郡衙前,郭嘉与王猛二人正肩并肩的立于台阶上,后方则是一众武阳郡僚属,总计有二十余人。

而此时后者,正似笑非笑的调侃着他的师兄:你这也算是迎候上官?未免也太寒酸了些?

师弟此言大谬!你师兄我现在是节度府长史,他则是宛州州牧,二者间不相统属,何来上官之说?且大秦的州节度使,并掌军政。就常理而言,他身为本地州牧,是要与节度府分庭抗礼的,太亲近了不好,再者

郭嘉似笑非笑的看了前方一眼:本长史若真把那本郡诸官,乡老士绅都召集在此,只怕反而会使那位忌惮,这又何必?

他二人说话时并未禁音,周围几十个郡衙官吏都能听闻,此时都不禁面色古怪,眼神异样。

忌惮?

王猛微一愣神,他却是未想到此节:原来如此!只是以如今的安国府,没必要担心这位吧?倒是他,日后许多事都需求到国公大人面前。

本来安国府,也没做什么违法犯忌之事,坦坦荡荡。反倒是那人,无论是治理宛州,还是宣抚冀州,又或是日后欲廷推进入政事堂,都需嬴冲的助力不可。

郭嘉却笑,眼神中含着莫测之意:这就需看那位是怎么想的了,此人可是有着寇老西的名头,为人最是古板执拗不过了。

他平生最反感的,就是寇准这样的人。可在他那主公眼中,这寇老西没准正对其胃口也说不定。

王猛想了想,就已明白了郭嘉之意。不禁发出啧的一声嗤笑,可随后又若有所思:看这位州牧上任,不去兰陵,而先至武阳,倒也还算是聪明。

宛州的州治并不在武阳,而在七百外的兰陵城。&;&;可如今的武阳郡,才是宛冀二州境内,实质的权力中心。

不但武南马郡,怀郡等郡县的账册文书,都在武阳城内,周围的十几个郡县,也在听从节度府的号令。此外还有高达六百万石的粮草,各类物资聚于武阳与解县等地。

只有前来武阳郡,那位才能真正接手冀宛二州政务。

而郭嘉亦微微颔首:那位陛下,一向善于识人。故安国公,李亿先,都是他简拔于军中。王安石,寇准与死去的管叶等人,也都是陛下从太学中发掘,都是极了不起的人才。

就在二人说话时,前方街口已经现出了宛州牧的仪仗对旗。郭嘉与王猛顿时都齐齐闭上了口,再不发一言,背后议论别人,本就不甚礼貌。再要当面说这些,那就是打脸了。

那车队来的极快,郭嘉一看那些护卫衙兵都风尘仆扑,狼狈疲倦的模样,就知这位宛州牧,是不甚在意官威官仪的。这一路从咸阳赶来,估计都没怎么休息过。

之前他听闻这位,已到宛州境内的时候,还觉惊讶来着。按说这位该在城外驿站休整一夜,再由郡守府组织郊迎,可这位却不管不顾,直接杀入了武阳城。

王猛嘲讽他这里的迎候太寒酸,可其实他也是无可奈何。

当寇准下车时,也是一派雷厉风行的势头,直趋衙前。郭嘉仔细看了此人一眼,只见这位虽已年近六十,可面貌却只四十岁,精神矍铄,气势不凡。

心知此人,必定修有儒门功法在身,且修为不俗,郭嘉不禁暗赞了一声,然后主动走下了台阶:寇公而今总算是到了!我等宛州之民,无不苦候寇公久矣,如盼甘霖。

那寇准却没应话,而是先板着脸上下打量了一番,而后才笑着一礼:闻说国公大人出兵冀州之后,都是由长史在处理宛冀二州政务,安置灾民?本官这里,先代州府谢过!

郭嘉闻言笑了笑,听出了寇准语中暗含的台词。&;&;可他本就准备将这二州政务归还,此时倒也没什么不满。

这位的性情行事,他早猜到了几分。故而此时既不觉意外,也无恼怒。只是心里稍稍有些不爽。反应到脸上,就是那笑意立时消减七分,眼神也更显冷淡。

接下来的事情,乏善可陈。二人都无谈话的兴致,寇准一心要将所有的文书与府库都完整接手,郭嘉则是干脆利落,毫不拖泥带水仅仅半个时辰之后,一切的交接就已完成,

待得郭嘉告辞远去,寇准端坐于郡衙堂之上,先是眼现疑惑之色,而后就又一声冷笑。

封衙,查账!

在他公案前,立时有二十余位书生,纷纷躬身行礼,皆神情凝重。

寇准挥了挥手,自己先取了一本账册翻阅。而其余人等,也皆开始了忙碌。竟都是废寝忘食,哪怕天色渐暗,也无人停下了歇息,堂中点起了牛油大烛,灯火通明。

直到第二日辰时,寇准案前那堆积如山的账册,也终于一扫而空。

先是舒了一个懒腰,寇准才又抬起头,看向了堂内诸人:如何了?尔等诸位,节是出身太学,或为吏多年,或在商海中沉浮历练,都精擅术算之法,可有看出什么不对?

他时隔十余日才至武阳,晚了王承恩等人十天,可并非是因脚程较慢而已。这眼前二十余位幕僚,他是耽误至今的主因,无不都是昔年咸阳太学中,最出众的人物。

而此时他左首一人,首先站起了身:账册并无不妥,那位国公,不但未曾有任何贪墨,反倒是多有补贴倒是武阳,南马与怀郡的前几位郡守,留下猫腻甚多。

寇准默默无语,他自己也在查账,所以知晓这位,并非是胡言乱语。&;&;可这世间,岂有不偷腥的猫儿

眉头紧皱,寇准目光右移,于是那边也有一人起身:我等翻看过宛州诸郡田籍,统计这一月之内,那安国公名下,多出了上田五万一千顷,中田四万四千顷,还有大约六万顷的荒地,

寇准心道果然,而后又暗骂了一声丧心病狂!十五万顷田土,这已相当于整个武阳郡的五分之二!

哪怕三王九公中,也只有三位郡王家与襄阳王氏,才有这等规模的田土。

那么可有强买强卖,巧取豪夺之事?

至少这账上查不出来!

那右侧之人神情古怪:一切契书都备份在案,那位国公大人开出的价格,不但高于市价,且都是当场付账。至于那南马郡与怀郡,安国府都是一亩未取,所有无主之田,都已分配流民。

寇准不禁再一愣神,神情意外不已。他原本已定下心意

,无论那位国公大人吞了多少,自己都需逼他把这些田亩吐出来不可,哪怕是拼着他这官位性命不要。

可这结果,却是让他不能置信。

这个世界,竟还真有不偷腥的猫儿!

正失神之际,寇准又被一股欢闹声惊醒。这使他略觉不适,定睛看了眼衙外:外面何事?如此吵闹?

可话音未落,寇准就已隐隐听得露布,大胜,飞捷等语,陆续传来。

:三更!今天大家还欠着开荒几票,就被我榨干了么?请容开荒表示下蔑视。

好吧月票没有,大家把推荐票与订阅给我拿来。

明天的更新还是一样,超过一百五十票就三更。现在就加更,不过估计大家没票了,开荒先休息一天,哈哈。

此外书评区的评论,开荒都看到了,感谢几位书友的支持。开荒喜欢全订,也喜欢月票!

平顶山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阳江治疗宫颈炎费用
汉中治疗白癫风医院
平顶山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
阳江治疗宫颈炎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