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庆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狐仙生,你能以身相娶吗 第一章、船到桥头自然直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50:23 编辑:笔名

狐仙生,你能以身相娶吗 第一章、船到桥头自然直

六月份的天气,太阳毒辣辣的挂在天上,一丝的风都没有,宫小筱和她的朋友漫无目的的走着,尽管汗流浃背了也不停下。

“小筱,怎么办啊,我都不敢回家了。”方木愁眉不展的说。

“随缘呗。”宫小筱笑了笑。中考成绩可以查询了,她们两个一起查了成绩,不愧整体腻在一起,连中考成绩都是一模一样,看着宫小筱那副欠揍的模样,方木白了她一眼“你是有多佛系,能说出随缘这种话来。”

对于这个成绩,宫小筱其实还挺满意的,虽然有些遗憾,上不了重点高中但也可以上一个不错的学校了,她好像对自己要求从来都不高,一直都是,这样就挺好,还不错,反正总会找一个让自己不烦恼的借口,索性她的父母也由着她,从来不给她施加太大的压力,因此宫小筱觉得,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宫小筱: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妈妈:“怎么样?”

宫小筱:“重点是上不了了,四中倒是没问题,我觉得四中也不错。”

妈妈:“你觉得四中不错那就四中吧。”

其实宫小筱知道,她妈妈心里多少是有些失望的,现在的街坊邻居实在是问的太多,好像谁的孩子上不了重点高中就是为人不齿的事情,而她妈妈是那么要强的人,怎么会不失望。宫小筱走在她妈妈背后,头靠在她妈妈的背上:“妈,我会努力的,真的。”她妈妈拍了拍她的手:“嗯,妈知道。”

晚上的时候,宫小筱给方木打了个,方木都哭了,这倒也是意料之中的,她妈妈脾气太差了,估计没少挨骂。

方木:“你说,我如果是个男生,她还会那么骂我吗?”

方木:“你说,是她肚子不争气,还偏偏怪我是个女生。”

宫小筱:“她就是着急

,你不要多想。”

方木:“我和她说去四中,虽然骂骂咧咧,倒也同意了”

宫小筱:“你看,我就说嘛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”

方木:“我和你,这是注定分不开啊!”

宫小筱:“多好!”

第二天,她们一起报好了志愿,方木实在不想回家,她们便去一家冷饮店坐着聊天,方木是一个很细致的女生,她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,尤其是她的手工,做的十分精致,宫小筱最羡慕的就是方木那一双灵巧的手,她每天都缠着方木折这个折那个,她都觉得是自己耽误了方木的学习。宫小筱在心里想,高中可不能再这样打扰她了,不然自己罪过可就大了。

转眼就九月份了,放假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,开学这天为了陪方木,宫小筱没让她妈妈送她,她提着一堆行李站在方木他们楼下,方木磨蹭半天没下来,宫小筱就四处走来走去,突然脚下硬硬的不知道踩了什么东西,她拿开脚一看,是一块很漂亮的玉佩,古代的那种,她本来就喜欢这些东西,古风的东西啊文章啊她都是痴迷的,这个玉佩又实在漂亮她又收起来了,心想,反正也是塑料的,不值几个钱,应该不会有人找吧!

“喂。”方木在她耳朵旁喊。宫小筱真的吓得不轻:“你吓死我了。”方木哈哈大笑:“谁让你走神啊。”

开学第一天,到处都是人,学校门口停满了车,人挤人只能以蜗牛的速度前进,宫小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十分困,特别想睡觉,她不禁感叹,自己真是能吃又能睡,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都有想睡的冲动!

方木:“你不舒服吗?怎么看起来精神不济啊!”

宫小筱:“没大事,有点小瞌睡。”

方木:“这......”

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她们才找到自己的班级和宿舍,她们依然在一个班级,可是却没分在一个宿舍,这让她们两个很是头疼,尤其是方木,她是很难融入到新环境的那种人。宫小筱帮方木收拾好才回自己宿舍收拾自己的,将行李收拾好她便实在坚持不住了,想着反正今天也不上课,先睡一觉再说吧!

睡梦中觉得迷迷糊糊的,头疼欲裂,她努力的睁开眼,眼前的一切却让她吓了一跳,这明明就是古代的屋子啊,在做梦吧,再睡会儿。当她要再次闭上眼睛的时候,一个看起来和她一样大的女孩儿走过来:“小姐,都日上三竿了还不起来啊!”宫小筱一个激灵,她心里想:“不会吧!真的穿越了?”她慢慢坐起来,看着周围的一起,悄悄在自己手上捏了一下:“嘶...疼。”在撸顺了这一切后,宫小筱平静下来,她一直相信,人这一辈子,经历什么事遇见什么人,都有它的道理,所以,她决定见机行事,船到桥头自然直嘛!

丫鬟帮她穿好衣服后,她才发现她捡到的那个玉佩也在,她拿起玉佩慢慢端详:“是它的缘故吧!”

丫鬟:“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宫小筱刚想回答,门外传来了声音:“星月,小姐起来没有?”原来她叫星月,这下倒不用问她叫什么了,倒是省了一个麻烦。

星月:“小姐,我们快些走吧,定是夫人催促了!”

宫小筱面上平静,心里却紧张起来,她不知道这个夫人是不是这个小姐的亲娘,也不知道去做什么,她只知道身边的丫鬟叫星月,她实在担心,不知道该如何应付,心里不禁吐槽:“人家穿越好歹有一星半点残存的记忆,我倒好,一不清二不楚的!”

宫小筱刚走到大厅,一个中年夫人便走过来,没等她开口便拉住了她:“筱儿啊,娘不是和你说要早一点嘛,你这孩子一点也不听话!宫小筱看着眼前的人,看样子是真的疼爱这位小姐的,倒是不用太拘束:“娘,下次我一定准时。”这位夫人撩了撩她掉下来的碎发:“傻孩子,快去吧,欧阳公子已经在外面等了。”宫小筱还莫不清楚什么状况,只能答应。

宫小筱走到外面,果然看见了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,他一身白衣,头发很随意的披散着,却没有一丝凌乱的感觉,宫小筱不由的看呆了。突然听到一声嗤笑:“还不走?”她这才反应过来,这样盯着人家看,在古代是很不雅的行为吧!他们就这样走着,谁也没再说话,这位欧阳公子带着她走到了一个花园中突然就停住了,宫小筱抬头看着他。他一把将宫小筱拥入怀里:“小筱,好久不见。”宫小筱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怀抱有些不知所措,虽然她是个现代人,可是她自喻思想是很传统的好不好。宫小筱将他轻轻推开:“我们,认识很久了吗?”可是他并没有回答,只是说:“请原谅我将你从一千年前带到这里。”宫小筱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宫小筱:“你是谁啊,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啊!”

欧阳公子:“我是欧阳玉衡,我已经像你自我介绍几百便了,你一次都不曾记得。”

宫小筱听到他如此说心里竟然狠狠的痛了一下:“喝了孟婆汤,我便是想记也记不得了吧!”

欧阳玉衡:“我一定会让你想起来的!”

宫小筱:“这里这位小姐呢?”

欧阳玉衡:“她本已服毒自尽,他们都以为我救活了她,我便是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能救活一个死人啊,巧的是她的外貌与你的是一模一样,生辰八字也一模一样,她是你最好的容器。”

宫小筱:“所以你就把我弄来了。”

欧阳玉衡眼神里有无奈有不舍:“你可以随时回去,可是你能不能常来看看我。”

宫小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,心里隐隐作痛,她知道她和这个人一定经历过什么:“好啊,可是我走了,这副躯体呢?”

欧阳玉衡的眼睛突然明朗起来:“宫夫人已经答应将她女儿许配与我了,到时候躯体我会好好护着。可是你只有与我完了婚才能走!”

宫小筱不知道该怎么拒绝,这是唯一的办法了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宫小筱:“那我怎么来呢?”

欧阳玉衡:“你带着玉佩,心里想着我的名字,我就能听到,我会带你来。”

宫小筱:“那,你是人还是?”

欧阳玉衡:“到时候,你自会知道。”

宫小筱见他不想说也没有强求,她睁开眼,回到了自己的世界,她摸了摸脸:“真的不是做梦吗?”看了看表已经下午三点了,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,其她室友竟然还没来,她去找方木,方木说中午想叫她一起吃饭,可是怎么叫都叫不醒,睡得跟猪一样,宫小筱没打算把那些事告诉方木,毕竟说出去她也会说自己是在说梦话。她抱着方木的胳膊:“好木木,现在去吃饭吧好不好呀?”方木一个白眼甩过去:“饿死本木了。”说完便拉着宫小筱去吃饭了。

方木:“你的室友都到了吗?”

宫小筱:“没有呢,我都怀疑我们来错日子了。”

方木:“有可能,哈哈哈。”

本溪治疗卵巢炎医院
揭阳妇科医院
铜川治疗癫痫病医院
本溪治疗盆腔炎方法
揭阳妇科医院哪家好